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未来绿色新能源业将出现几个“华为”

未知 2019-07-18 10:53

  大力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是推进能源多元清洁发展、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战略举措,也是保护生态环境、应对气候变化、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求。

  基于此种认识,党的十六大,特别是十七大以来,中国坚定不移地大力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出台一系列支持性产业政策,由此取得举世瞩目的骄人业绩,并推动中国实现了奇迹般的绿色跃进。目前,我国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已达8%,每年减排二氧化碳6亿吨以上。

  放眼今日神州大地,风机叶片迎风飞转,光伏板熠熠生辉,正为中华复兴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绿色能量。

  风电:并网装机雄冠全球

  在多种形式新能源的发展历程中,风电最具代表性。

  根据国家电监会统计,2011年中国风力发电量800亿千瓦时,占总发电量的比例为1.67%,比上年上升0.5个百分点。这意味着,我们每消费100度电,其中有1.67度来自风电。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并网风电已达5258万千瓦,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同时,风电装备制造业的研发能力和技术水平大大提升,已在国际市场占有一定份额。

  而在10年前,我国风电装机只有40多万千瓦;在2005年时,我国风电装机容量也只有120万千瓦。与当时风电装机少相伴随的,是我国非常薄弱的风电装备制造业:当时,平均10台风机中只有一两台为国产。

  事实上,中国是全球风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开发风电潜力巨大。初步统计,全国离地50米高、3级以上风能资源潜在开发量为25.8亿千瓦。而10年前产业发展落后的原因,恰恰在于给力产业政策的缺失。

  对症下药,有的放矢,无所不成。2005年后,我国先后规划了蒙东、蒙西、甘肃、冀北等八大装机规模在千万千瓦左右的风电基地,采取了集约式的发展思路;十一五时期,我国陆续出台了《可再生能源法》及《关于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等一系列配套政策和实施细则,此后我国风电飞速发展。数据显示,20052010年风电装机容量年增长率都在50%以上,其中20062009年的增长率超过100%。

  与此同时,在产业发展促进和相关政策支持下,我国风机装备制造业的发展也取得了辉煌的成绩。

  2005年,《国家发改委关于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要求,风电设备国产化率要达到70%以上。此后,风电设备商如雨后春笋般生长,国内整机企业纷纷看准机会、蜂拥入市,并推动我国风电装备制造业从无到有、由弱变强。

  2004年我国风机国产化率仅为10%,2011年底已升至90%以上。风机企业坚持自主创新,不仅打破了国外企业对兆瓦级风机的技术垄断,还瞄准世界风电尖端技术一路追赶:1.5兆瓦、3兆瓦风机先后成功实现规模化生产,5兆瓦风机、6兆瓦风机也已下线;开发了永磁直驱技术,开创了齿轮箱之外的又一风电技术路径;针对各类风资源,研发了大容量、低风速、高海拔、防风沙、潮间带、直驱永磁和海基风机等多系列风机产品。

  太阳能:产业规模迅猛发展

  近年来,我国在太阳能热利用方面取得了斐然成绩。

  在中低温利用领域,最为常见的太阳能热水器产业因其良好的经济性,获得迅猛发展。据统计,2002年,我国热水器集热器面积仅为4000万平米,短短十年间,这一数字到去年底已攀升至2亿平米,每年可替代标煤超过5000万吨。

  而在具有更高科技含量的中高温利用领域,我国在太阳能工业蒸汽、太阳能取暖和制冷等方面,也均取得了长足进展,甚至出现了产品样机的实践应用,距离真正的产业化阶段指日可待。

  在高科技应用的太阳能发电方面(有光伏发电和光热发电两种形式),我国所取得的成绩更加令人瞩目。

  在太阳能光伏发电领域,过去10年中,全球太阳能光伏发电量增加了约90倍。我国光伏产业受益于近年出台的金太阳示范工程、光电建筑一体化、光伏上网标杆电价等政策,应用规模也迅速扩大,实现了从零到300万千瓦的飞跃,去年新增装机量已跻身世界前三;去年我国太阳能电池组件产量超过21GW,达到全球总产量的70%,位居世界第一,并形成了比较完备的太阳能光伏发电制造产业链。

  不容忽视的是,由于我国光伏组件产品八成以上出口欧美市场,近期受欧美双反压力,我国光伏行业自去年以来进入产业寒冬,陷入艰难的生存困境。此种情形下,国家能源局、工信部等政府主管部门审时度势,及时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启动国内市场的利好政策,如国家能源局在发布的《太阳能发电十二五规划》中将光伏装机目标提高至20GW,并下发了《关于申报分布式光伏发电规模化应用示范区通知》;工信部则出台了旨在提高企业创新能力和增强产业集中度的《太阳能光伏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这些政策无疑将促进国内市场的大规模启动和光伏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化解国内光伏产业面临的生死危局。

  除了光伏发电,光热发电也取得了累累硕果。

  经过多年的积累,我国已在热电转换及储热材料、槽式真空管、不同形式的吸热器、碟式斯特林发电系统、塔式高温热发电系统设计等领域取得了较大进步。当前,大规模发电技术正在被突破,部分关键器件已实现国产化。

  农村能源:摸索中前进

  十六大以来,我国农村能源建设发展迅速,具体表现为:生物质发电技术基本成熟,大中型沼气技术日益完善,农村沼气应用范围不断扩大,木薯、甜高粱等非粮生物质制取液体燃料技术取得突破,木薯制取液体燃料开始了规模化利用。万吨级秸秆纤维素乙醇产业化示范工程进入试生产阶段。农村电网结构明显增强,供电可靠性显着提高,农村电力管理和服务基本达到城市同等水平。

  据统计,到2010年底,各类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总计约550万千瓦,沼气年利用量约140亿立方米,成型燃料年利用量约300万吨,生物燃料乙醇年利用量180万吨,生物柴油年利用量约50万吨。各类生物质能源年利用量合计约2000万吨标准煤。

  尽管如此,较之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的辉煌成绩,生物质能发展仍显落后。这主要是因为生物质能源对我国而言是一个新生事物,既需要协调好生物质能原料季节性与工业生产持续性之间的矛盾,又急需我们在一些技术领域上有所突破。

  鉴于上述问题,我们一方面要把生物质原料的加工、生产、供应系统作为战略重点,建立持续不断、高质量低成本的原料供应体系;另一方面要加大对实用型生物质能先进技术的研发力度,以最大程度地推动产业发展。此外,还要制定出台有利于生物质能发展的扶持政策。

  值得欣慰的是,农村能源工作已引起国家能源局、财政部、农业部等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并于2011年7月召开了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全国农村能源工作会议。会议部署了十二五农村能源工作,启动绿色能源示范县中央资金补助项目建设,明确了完善农村能源管理体制机制的方向,将农村能源纳入国家能源行业管理。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次会议出台政策成果的推动下,农村能源工作必将开启快速发展的新局面。

标签